交易登錄 機構理財 指數投資 華安未來 客戶服務 English
饒曉鵬:買優質公司和行業輪動相結合 下半年經濟持續復蘇
2020-07-06 09:37:42 來源: 中國基金報 字號:

“做投資成功的路徑有很多,對我來說,一是堅持買優質的公司,這是創造長期阿爾法的重點,對整體組合是戰略性的;二是戰術上采取行業輪動的操作思路,使得資產配置處于景氣向上的行業。”最近華安基金經理饒曉鵬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坦言。


饒曉鵬是行業資深老將,擁有超12年的從業生涯,他管理的產品歷史年化收益率均超20%。今年7月華安聚優精選混合型基金新發,由饒曉鵬擔綱。他表示看好經濟的持續復蘇下的結構性機會,但不同行業復蘇節奏不同,重點關注消費、科技和高端制造領域,尋找估值合理的優質資產,也關注港股機會,采取穩定建倉策略控制回撤。


下半年經濟持續復蘇 看好消費、科技和高端制造領域

今年上半年A股走勢較為波動,市場自3月底以來大幅反彈,如今再到3000點一線,投資者對經濟和市場機會存在分歧。饒曉鵬認為,第一,下半年經濟處于持續復蘇狀態,因為疫情前國內經濟是高產能利用率、低庫存的健康狀態,盡管疫情打亂了節奏,但近幾個月經濟在逐步復蘇,同時上半年財政、貨幣政策的效果尚未完全體現,預期財政還有2萬億以上債務發行,三四季度會逐步見效,未來復蘇將更快;第二,雖然海外疫情還沒控制住,但二級市場投資要看未來,美歐國家推出經濟刺激方案,使得疫情對經濟主體的沖擊減小,還有美國的個人儲蓄存款在疫情期間明顯提高,對未來消費恢復有正面意義,這些對下半年出口有一定拉動作用;第三,下半年中國的出口份額有望提升,因為部分和中國出口形成競爭關系的國家疫情沒得到控制,中國產業鏈的競爭優勢會加強。


但饒曉鵬也提醒,疫情發生以后,貨幣環境整體比較寬松,市場部分板塊的估值擴張較快,然而最近十年期國債收益率開始上行,管理層進行微調,傳遞信息要避免資金空轉,這是需要關注的,對于估值過高的品種可能有影響。


“這輪市場上漲的標的總體質地較好,一些公司所在行業代表未來經濟轉型方向,但有些股票估值已達到歷史高分位點,導致未來收益空間被壓縮。所以在投資上要從基本面出發,做收益和風險的權衡,長期來看市場會為公司的能力定價,而不會為一次性的收益定價。”饒曉鵬說。


饒曉鵬也認為,當前不同行業復蘇節奏不一樣,冷暖有區別。一是科技等新興行業受疫情影響??;二是有些企業有訂單,但因疫情沒法正常開工,二季度后出現V型反轉,中報可以看到業績的快速恢復;三是有些公司還處于恢復早期,定價不充分,是未來可投資方向;四是一些行業公司由于競爭對手倒下,行業集中度改善,未來收入增加,也值得關注。


在投資方向上,饒曉鵬重點關注消費、科技和高端制造領域。他表示,在消費領域找一些估值合理的品種,比如可選消費、地產后周期消費產業;同時關注隱藏在傳統行業的成長股,本身公司盈利能力ROE高,但由于不是市場熱點、估值不高,隨著經濟恢復,企業競爭力增強,長期空間向上,比如小家電、汽車零部件。在科技方向,關注5G手機換機潮,滲透率的提高會支持產業持續發展,還有5G手機應用方面值得挖掘,但這些公司面臨估值問題,需要結合本身質地進行篩選。另外新型制造是國家能力的重要方向,機器人、工業自動化這些標的估值處于合理狀態。


此外,饒曉鵬稱,還會關注港股的機會,這幾年港股表現低迷,但隨著中概股回歸,香港氛圍越來越好,恒指處于相對較低位置,可以選到一些好的標的去投。


均衡型選手的投資之道:長期持有優質資產和行業輪動相結合


饒曉鵬畢業于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國民經濟學專業,對經濟增長、經濟周期等領域比較感興趣,出于對投資的熱愛,2007年就投身基金行業,從研究員做起到基金經理。他管理的華安匯智精選兩年,去年底發行,是業內首批逐筆計提業績報酬型主動權益基金,面對春節前后市場或亢奮、或恐慌的復雜市場環境下,穩健建倉,取得了超過20%的收益率。

多年的市場錘煉,饒曉鵬總結出一套獨特的投資體系。在投資方法論上,他篤信研究是有價值的,堅持買優質公司,是創造長期阿爾法的重要來源。“我剛入行時看工程機械,過去認為競爭力強一點的公司,但經過多年,市值領先同行很多,要選擇有相對競爭力的公司,這是創造長期收益的路徑。”

但他也表示,投資有競爭力、盈利能力強的公司也要結合市場和經濟的環境看,“我們看重凈資產收益率,但ROE高的公司并非任何時候增長快、股價強。一顆基因強大的種子也需要合適的土壤和氣候才能成長為大樹,通過行業輪動來調整組合配置,基本面是行業輪動的指南針。”

饒曉鵬是一位均衡型的選手,擅長多賽道投資,他將自己的投資框架分為戰略和戰術兩部分,采取“核心-衛星”雙擎驅動,一方面聚焦細分龍頭長期持有,另一方面抓住景氣行業階段輪動機會。“人的理性是有限的,組合風格過于單一,則可能對未知風險的適應度低而造成回撤。作為基金經理要保持組合多樣性,相對平衡,適應不同環境。”

在回撤控制方面,饒曉鵬說,首先,選擇好的公司,是創造長期阿爾法的來源和控制回撤的好方法;再者,雖然系統性風險發生的頻率較低,但倉位控制是最后的底線。“第三類風險是非強有效市場所有的,比如國內市場仍有羊群效應、跟風現象,導致基本面變化跟不上股價擴張,這類風險和基本面關系不一定大,通過量化模型來作為參考,平抑組合回撤風險。”

 

福彩双色球玩法技巧